Monday, October 8, 2007

爱在边缘地带1

晏,十八岁,东京人

夏天来临了,是晏到冲绳打暑假工的时候。每当夏天时,旅客到冲绳的人数多得不得了。旅馆老板娘总是最疼晏了,小费都是比别的员工多。谁叫晏长得可爱,笑容总是最甜的,客人都爱向他买啤酒。斯文柔弱的他总是让人有一份怜爱的感觉。

今天卖了七十多支的啤酒,算起来小费大概也有几十美元了吧。反正累了,就到海边吹吹海风吧。踏着那软软的细沙,迎来咸咸的海风,他又想起了当年的悲剧。晏每个夏天到冲绳目的其实是顺道来拜祭他的父母。四年前,爸爸妈妈带他来冲绳玩乐,岂知父母就被大浪卷走了。好心的旅馆老板娘把他送回东京的舅舅家,他才不会沦落成弃童。

走着走着,他忘我的走到了海水中了。夏天的浪特别大,这是旅客来冲浪的最佳胜地。突然一阵浪汹涌的向晏冲了过来,一阵咕噜咕噜的,吞了好多咸咸的海水,晏昏厥过去了。

眯眯地睁开眼睛,一副俊朗的脸孔逐渐清晰在眼前。越来越近,嘴巴越来越近,是人工呼吸吗?好热的唇,晏的脸给烫红了。晏醒了,望向他,匆匆地道了个谢,就红着脸带着湿漉漉的身躯跑回旅馆。

满脑子都是他,我的初吻……没了!但心却有一阵阵的雀喜。晏自小就有了偏好男生的倾向,但他觉得全世界只有他是这样的想法,所以不敢把心声透露过半点。突然有个男生和他接吻……不……是人工呼吸,他感觉有种莫名的安全感。是不正常吗?晏不再去想了。

下午,正当艳阳高高挂时,游客多得不得了。晏捧着啤酒向客人兜售。不远处的藤椅有个客人在等待。他走了过去,天啊,是他!他专注的凝视弄得晏顿时小鹿乱撞,整个脸都红了起来。
“谢谢你昨天救了我,这瓶啤酒我请你吧!”
晏小声地说了一句就咻一声不见人影了。

他又来了,为什么他又来呢?是巧合吗?晏总是有被他注视的感觉。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吗?不知道……但晏就是不敢正视他。他和我说话了!今天他叫我和他一起谈天。我们在椰树下靠得好近,他的身体温温的。晏紧张得身体都抖了起来。
“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保护你的冲动,每当看见你都会有想抱着你的感觉。我想我喜欢上你了……”
晏的心被融化了,躺在他的胸膛,扑通扑通的声音——是他的心跳,从来没想过可以和他那么的靠近。

“你会离开我吗?”
“我答应你,我会回来找你的。”
但承诺永远还是承诺,还没发生就不是事实。

晏从医生手中接到了医药报告,眼泪从微笑的嘴角淌过。晏决定到台北找他。下了飞机,晏的心跳声盖过了德士司机的亲切慰问。不知不觉到了他公司门口。晏拖着疲惫的身躯,满满的步向电梯大门。

看到他惊慌失措的样子,晏觉得他好像要隐瞒什么似的。
“你还好吗?”
“你可以陪我这几天吗?”
“erm……好吧”
穿梭在台北闹市的街上,彼此却鸦雀无声。他们之间好像有了隔膜般?是冲绳的那个他吗?为什么感觉那么的陌生?难道他已忘了我?

“你……忘了我吗?”
“不是的,我压力太大了……是工作压力……只是想不到你会上来。”
“我要死了想见你最后一面……可以吗?”
“啊??”
“哈哈,开玩笑啦……刚好想来台北玩玩罢了。”
“哦……”

“我们还是分手吧,我觉得我们是不能长久的……我想要有个完整的家庭,你是我最爱的人……但……我相信我不是那个能给你幸福的人。我容纳不进你的圈子,也害怕失去自己的圈子……我还爱你……但…………我还是接受不到……我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甜筒掉在地上。为什么告诉我这些??我不要听!!我不要!!晏哭着。泪花如雨下。

爱一个人有错吗?我一步一步地向前挨着,希望奇迹出现,我诅咒希望是最大的骗子,它使你心中充满了憧憬但却一无所获。曾经是他让我觉得是长久的,却也是他亲手夺回我的希望。在他怀中痛哭后,晏释怀了。也许这是最好的决定吧?这是天的抉择?天不愿意让两个人更伤心。

留下了祝福,晏离开了不属于他的台北。如果没有他没有过去,我不会有伤心,但是又如果还是要爱你?无论如何还是谢谢你让我尝试到深爱一个人的滋味。

在病床上晏呻吟得很厉害,再也抵不过病魔所带来的剧痛。握着舅舅的手,
“如果他来找我,请他把我的骨灰撒在冲绳的大海……”
与他一起的时光一幕一幕的浮现在眼前,嘴角的微笑陪伴着晏走向天国的阶梯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故事还没完
请继续 爱在边缘地带2

9 comments:

小流 said...


来得快
去得也快

-hangzai- said...

就像是那夏天的海浪一样
一个大浪
卷起了不少的沙子
带着那奔腾的爱
爱到了我的身边
但是
就那一阵子
那一浪
还是会卷回大海
也带走了海边的沙子
和对我这傻子的爱。。。

http://hangzai.blogspot.com/

maike said...

如果源是晏
遇见了他以后
会怎样...

::: 月源月缺 ::: said...

你再看第二篇吧
其实两个故事是连接的
只是从不同主角的观点
说出这故事

其实我那时是以晏来投入角色写这篇故事的
所以源就是晏啊
哈哈哈哈~

Beck Lim said...

(伤心)
故事一直都是要这么惨的么?

肥仔叫外表。其實我是一隻豬 said...

傷心的故事又一篇。。。

monkey said...

晏离开的时候起码是笑着的....

nicholes said...

小說在某程度上都會反映作者的某些心情
〖樹,葉,風〗里的三個男生都有我自己的宿影
尤其時樹和葉某程度上就是兩個矛盾分裂的我

謝謝你一口氣看完我那麼多散文和小說
看你那麼努力用心的書寫着小說
看來我那些還沒完成的小說又要對我繼續抗議了
真的汗顏

再次謝謝你的到訪
歡迎常去。
^_^

托泥 tony said...

至少,爱情不像海浪,冲过就无痕
爱情,留下了些什么
属于他和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