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December 9, 2010

夢見

昨夜發了個很漫長的夢。我夢見我換了個髮型,很短很短的陸軍頭。然後夢見了一個人,他輕輕揭開了我的窗,在窗外的他跟忪醒的我淡淡地笑了一下。我並沒有因爲他的唐突而慍怒,反而輕輕地囘了一個微笑。

忽然之間身邊縈繞着醉人的音樂,我們倆輕輕的依偎,然後跳起舞來。不知道這支舞跳了多久?不知道兩個人依偎了多久?時間慢慢地流失,我和他卻很甚少交談,然後我已經醒了。

忘了他是什麽人,在夢裏的身份卻是我的情人。一個我找了很久的人。
會不會是他?

5 comments:

AliVe said...

寂寞了?
想爱了?

-KeO- said...

我也试过这种感觉……
很无奈那只是梦……

嘿嘿 said...

有没有弄湿了裤子?













哈哈哈~~~

殷缘 said...

春梦?

叔公 said...

呵呵。。心癢吧~
: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