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January 2, 2007

网恋

“我帮你叫她来……”

“不!!!千万不可让她知道!!”

“难道……你不想见她吗?”

“……这是我的密码……你有空时可以帮我登入吗??只需帮我说声早安就可以了……谢谢你……拜托……!”

“为什么??还需要吗??”

“别问,就当是我最后的要求吧……可以吗??咳咳~咳~~”

看着他猛咳了几声……文杰不忍心多说下去了……看着子鹏憔悴的脸庞,身为好朋友的只能让他开心吧!!原本俊俏的脸孔因病魔一天天的折腾而悄悄地消瘦,双眼被绝望给淹没了,眼角永远残留着泪痕。想念的都是她,但这是自己的选择,不想让深爱的她伤心。

在交友网站中看见了一个很特别的户口;其是不是很特别啦,只是封面是他最爱的画——比卡索的『呐喊』。心想:是谁呢?花了将近一小时造访了那网页,觉得蛮喜欢这人,蛮有品味,就按下了‘列为好友’的键。也没想到他从此的生活就是因为这一键之差。

第二天,收到了一件从交友网站发过来的留言。“你好,我是若琪。谢谢你登访我的网站,并留下了留言。很想告诉你,你写的网志很感人。真想成为故事中的女主角。想必你是个很‘滥’漫的人吧?哈哈……加油哦!”

“你好,我是子鹏。谢谢你的‘油’哦!好吧!下次如果你是我的女朋友……我就写你~哈哈!”

“真的??那要写我美一点哦!哈哈,不用谢了,你嘴也很油——油腔滑舌。”

你一言我一语的交谈,好不胜欢,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。也忘了自己的晚餐还没吃。

“好饿,真想有人煮饭给我吃。我先出门吃东西了,待会儿谈。”

下了线,拿起皮包就往外出。好一顿让人牵挂的晚餐;牵挂着电脑——电脑?!还是她??匆匆地给了钱就三步并两步地走了……“年轻人,钱还没找啊!!”但子鹏却听不到走了开。

“哔哔”收到简讯了。扑通扑通,心跳随着哔哔声而澎湃了起来。

传来的简讯写着:煮饭对我来说已经是个恐怖的回忆。不知为什么?我很喜欢煮饭做菜,但偏偏每个吃过我煮的饭的男友都会落到分手下场……哈哈,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绝对不是我的厨艺差!!不然的话,我会很乐意煮饭给你吃。哈哈……

“如果有人愿意为我煮饭,感动都来不及啦!怎会离开她??”子鹏心想。

经过了长时间的交流,两人在网上建立了似虚似实的感情。双方都是有过故事的人,都深怕感情上的伤害,但偏偏在网上建立了奇妙的感情。像是空气般,时时刻刻都思念着。子鹏有时也觉得很滑稽,平时对着的电脑荧幕,冷冷的;现在却被荧幕上飞舞的文字暖了心头,只是一个名字,也让他思念。是因为神秘感吗??还是人性寻找刺激的自然心态??难道喜欢的感觉是那么飘渺无踪??子鹏决定约她出来。

“如果我约你,你会出来吗?”

“不要啦!我很猪扒的,吓倒你呢。下次如果你不愿意和我谈天我就闷狂了。”

“不用紧啦~我也是恐龙一个。可能你见到我都拔猪腿跑呢!哈哈,吓坏了吧??明天中午12点在太子街见面吧。可以吗?”

“好的……明天见吧!”

子鹏又紧张又期待。做了80下伏地挺身,刮了刮早上才刮的少许胡渣,冲了两次凉,做了个面膜,数了几百只绵羊;眼皮还不听话的不肯闭上。选了一件不太隆重但却又不失品味的衬衫,在镜前不知秀了多久才甘愿上床就寝。

闹钟响了又响,眼睛望向闹钟——11点18分!心凉了半载。“不是吧?第一天约会就迟到?好机车诶……”还好昨天冲了两次凉,衣服也选好了。袜子呢?出门后才发现穿了两种不同颜色的袜子……好狼狈啊!为什么老天就那么爱玩弄人??

12点03分 ~ 子鹏气呼呼地到了太子街。“糟!忘了说街头或街尾?该死!!”

12点05分 ~ 子鹏从街头走到街尾;都不像有正在等人的小姐。

12点10分 ~ 子鹏撞到了一位像在赶路的小姐。

12点15分 ~ 子鹏垮了。“糟,一定是她生气我不守时。跑了!”

12点18分 ~ “请问你是恐龙吗?”

真想扁人,在失落时,竟有人不识趣的叫我子鹏恐龙?!抬起头,子鹏发愕了……

12点20分 ~ “你……是……是谁……??”

“你好……我就是那猪扒啦!!”

“什么跟什么??猪扒??没叫你仙女就好了……哈哈,好糗哦,对不起我迟到了。”
“哈哈,是我迟。刚才撞到你,不知道是你。但看你徘徊了几分钟,又好像找人才过来撞撞看。对不起哦,等不到计程车,搭小巴过来。”

“不用紧……你好美哦。还说什么猪扒?害我只是专看这些女生。哈哈!”

“你这恐龙是那个世纪的??蛮帅嘛。你的袜子蛮‘抢眼’的啊……是你的品味还是你很赶??哈哈,你很可爱,哈哈哈……”子鹏耳根都红透了,隐隐发烫。

送她回家时,昏黄的霞彩也渐渐褪去了,钻般的星星点缀了寂寞的黑暗。若琪指着天空:“我最爱看星星了,好美!”专注着赏星的若琪没注意对着她傻笑的的子鹏。子鹏轻轻地说:“你专注的神情好美,我愿变成那遥远的星星。”“星星啊,那笨笨的男生好可爱。我想我喜欢上他了……你们会祝福我吧?”

如果星星会传话,那该多好呢??人之间往往都在相互猜测,寻寻觅觅的过程;也许爱情就是甜在那神秘的衣纱吧??

“我……喜欢你……”

难得说出口的三个字被那该死的车笛声给淹没了!子鹏心里猛咒着那该死的司机。干嘛??吃饱没事干嘛??我彩排了良久叻~王八~

若琪心甜甜的;但却又假装问子鹏:“你说什么??我听不到??”说嘛……我想听多一次。“没什么,我说蚊子很多……哈哈哈哈……到家了,别被蚊子叮……”两人脑海里都浮现了三个字——“大笨蛋”!!!

数星期后,

“子鹏,你好吗?你好像好久没留言给我了。你还好吗??”

“对不起,最近有点忙。前女友回来了,打算和我复合。对不起,我希望你会遇上你对的人。永远祝福你的子鹏。”

简讯一传出去,子鹏的泪掉了下来。心好疼啊!为什么老天连一次恋爱的机会都不给我??我到底做错了什么??还记得那天上班时,子鹏突然流起鼻血来,头脑一阵昏厥,视线就模糊了起来。醒来时只听见“据状况显示,我怀疑你的同事患上了血癌。等他醒来后我会再次做个详细的全身检查。”

癌症?!!

天塌下来都没想过的东西,如今……发生在我身上??!为什么?!原本还不打算告诉若琪。直到第二次约会时,子鹏又再昏倒了,若琪吓得哭了起来,一直问子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?子鹏唯有笑笑地安慰她说:“你美得令我昏去了……”自从那次起,子鹏慢慢的避开若琪,只因看着身边的人突然间从这世上消失,是多么可怕的事。

“希望你每一天都充满色彩。愿你每天快乐。”

看着子鹏每天传过来的祝福,若琪的眼泪掉了下来。心里感到十分委屈,这算什么?一种安慰吗?但却放不下这已成为习惯的祝福……抓住凋零的回忆,会令人比较好过吗?记住的往往是最痛入心扉。记住的好——已变质了;记住的甜——已变酸了;那还该记住什么?

星期二早晨,天下起了丝丝霏雨,天气格外地冷;鲜黄的菊花和雪白的百合整齐的排列在走廊两旁。庄严的『奠』字;丧礼上没有她的影子,子鹏一路上会寞落吗?

“我是子鹏,明天你有空吗?我想跟你见面。”从梦中醒了过来,若琪好痛恨那叫醒她的闹钟。这几晚都会梦到子鹏;在梦中他们仿佛回到了当初的甜蜜网恋。

“哔哔” “我是子鹏,明天你有空吗?我想跟你见面。”哦?是美梦成真吗?!收到简讯的那一天,若琪的笑容从未退过。

陌生的男人走了过来。“你好,请问你是若琪小姐吗??我是文杰,子鹏的好友。”

“你是谁?为什么子鹏不亲自来?他有什么事吗?生病了?他还好吗?”

紧张的若琪让文杰久久都说不出一句话。“你跟我到一个地方你就会明白了。”

文杰带她到墓碑前,望着子鹏那安详的照片。眼泪掉了下来。想着曾经收过的一封留言。

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
致:深爱的若琪

如果我是一颗眼泪
我会顺着你的脸颊滑下到你的唇边
因为我想亲吻你
如果你是一颗眼泪
我不会哭
因为我怕会失去你

爱不一定要得到
真心的祝福一句就够
爱你我放在心里

只愿你每天都幸福开心
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

耳边响起了刘德华的『再说一次我爱你』;若琪哭得更厉害了。

“子鹏,我的眼泪已流到你的唇边了吗?”

3 comments:

Name: 地王(帝王) said...

又是一篇悲惨的故事~!
哎~!我们的人生就真的这样悲惨吗?
不过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反面教材~
叫我们要珍惜时光,
珍惜身边的人事物。
而且~悲惨的故事才能感动人心嘛~ XD
网恋哦~我也想网恋一下~
曾经伤痛也是一种幸福。。。。

ycher said...

你好哦
第一次看你部落
你写的故事都好悲
让我有点悲的心情更加悲鸟
唉~

::: 月圓月缺 ::: said...

To 帝王
悲慘的故事才會傳讀
而且才能令大家更加珍惜身邊的人

To ycher
謝謝你的到來
很對不起啊
我比叫喜歡寫悲悲的故事 =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