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November 7, 2009

對不起

原來我也很小氣。

我發現被友情狠狠地割了一刀之後,永遠都走不回頭。
與其說那是我對你的冷漠,不如說我對過去的傷害已結了癟。

巴士上坐著兩個人,彼此都好陌生。

12 comments:

一个部落客 said...

我这个朋友永远都会在你身边,下个星期一下KL,剪头发剪头发。。哈哈

:: 子源 :: said...

to 一個部落客
哈哈,下個星期一我不能咯
我出街 =P

星期四可以嗎?但也是陪你去剪罷了,我不剪了 ^^

Feeling said...

谢谢你的生日祝福。

别想太多了,过去的就让他过去。学会放下和原谅吧。。。 =)

:: 子源 :: said...

to feeling
呵呵,不用客氣。

沒所謂的放下或原諒了。
一切都那麽隨風而去了,隨緣啦。

我自認是個隨便的人,但我還是有原則。
不要一直臉黑黑對我直到我是去耐性后,還要求我日後能對他笑。

肥仔叫外表,其實我是一隻豬 said...



這種感覺。
我不懂。





:: 子源 :: said...

to 肥仔叫外表,其實我是一只豬

這感覺我懂。
先受傷,然後刺蝟。

肥仔叫外表,其實我是一隻豬 said...



先受傷。然後刺蝟。
這個我懂。

記得自己說過。
每一次舔傷。就添加一件保護層。。。
一層一層。於是。
我很厚。





:: 子源 :: said...

to 肥仔叫外表,其實我是一只豬
哈哈,不要賴在體形上 =P

Tea^Leaf said...

Ah yuan ar, *huggies

:: 子源 :: said...

dear leelee,
hehe...hug!

洁opps! said...

先生, 请问这个字怎么读?----------->癟
不要叫我查字典
我懒惰

:: 子源 :: said...

懶惰的潔,

癟 - biē